首页 社会正文

新余会计网:故事:心上人进京赶考让我等他,苦等多年未果,再见他却早已授室

admin 社会 2020-04-23 43 0


天天读点故事app作者:慕初心

1

七月,莲花盛开,田田十里。进京赶考的江南才子络绎不绝,或贫或富。

伶仃坐在随风摇曳的荷叶上,双足在水中往返荡着,激起浅浅的水花,葱白玉手撑着下巴,眸光流转。

身旁一小舟推开水面层层涟漪,徐徐而至。林夙之燃一味桂兰薰香,整衣理冠,抱一瑶琴,屈膝跪坐在舟尾。修长的十指捻在琴弦上,抹挑之间,一曲旧音弹遍世间悲恸,牵起离绪。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未老莫回籍,回籍需断肠。”

进京赶考的才子因这琴音停下,对着十里淮河的莲叶,泣涕赋词,委婉写尽江南水乡的风情。

曲毕,林夙之望向伶仃,一袭绣莲嫁衣,红菱披腰,梳着新妇发髻,三千青丝由一支毛笔高高挽起,腕间戴着一个银手镯,手镯上挂着几个玲珑的银铃,猎猎红衣,当真是风华绝代,冷艳无双。

“我已经是第三次看你在这里了,你可是,在等什么人?”前两次,林夙之都是站在她看不见的远处,眺首望着,不敢靠近。

伶仃怔怔地转头,眸若清霜,看到林夙之,竟是落下两行清泪。

是他,是他。她等了近千年,终于等到了他。伶仃望向林夙之清润的眸子,却是相思寻尽,也没寻出半抹熟悉感来,哪怕那琴音,照样昔时的曲调。

琴也辗转,几世循环,这把瑶琴竟还在他手里。

他忘了她,近千年的时光,循环转世的蹉跎,他将她全数遗忘在千年前。

或许是命格牵绊,伶仃明显拈了个诀,凡人是看不到她的,而他却很巧的,能看见她。

“我与令郎素未谋面,互不相识,令郎以什么身份来问我等什么人呢?”伶仃嗤笑,噙着泪的双眸凝满了疏离。

由于她是莲妖,凡人不辨对错是非,只知“非我族类,必有异心”。她怕,林夙之也是这样以为的。

“瑶琴有六忌,七不弹,其中一不弹是不遇知音者不弹。我是当女人为知音的,以知音相问。”林夙之从容应答,那曲旧音,他总感受,这世间,只有她才气听出个中滋味。

“可我并没有当令郎为知音。”伶仃转过头,眼神依旧守着那段路,这个他,不是千年前的他。

她要继续等,等他找回那段回忆,等他说那句晚了千年的话,“娘子,我回来了。”

林夙之淡笑不语,十指捻于琴弦,复弹一曲旧音,再去看伶仃,已是泪湿红裳。

伶仃素手抚上绾青丝的毛笔,莞尔一笑,“今晚一更,令郎再抱瑶琴,为我弹一曲可好?”

“好。”林夙之痴痴望着伶仃满脸泪痕,竟是魔怔一样平常伸出食指,轻轻拭尽。

而伶仃,却更因此举,泪如决堤。

,

Sunbet

Sunbet www.hzjdjfls.com Sunbet是Sunbet的官方网站。Sunbt官网有你喜欢的Sunbet、申博APP下载、Sunbet最新网址、Sunbet管理网最新网址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Allbet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