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正文

澳5开户:中小险企退出局部车险市场?进退维谷,区域围城

admin 财经 2021-12-10 24 0

  2021年的车险市场,一直有着一个都市传说:部分中小公司在车险综改之后,将退出局部车险市场。

  随着年底将至,这个传说已然越传越合理,并且一石掀起千层浪,引起了行业层面的集体关注。

  一方面是市场对于中小公司究竟是否该退出局部车险市场的争论――

  正方观点认为,中小公司应该退出局部车险市场,将优势资源进一步向公司核心所在地倾注转移,在核心地区形成市场的相对竞争优势。

  反方观点认为,中小公司不应该退出局部市场,因为车险市场发展至今,始终呈现的是一种规模效应。特别是综改后车险市场集中度向头部公司集中,更说明规模对于车险经营的长期重要性,中小公司应该抗住车险短期的经营压力。

  另一方面则是那些身处于车险经营当局之中的车险管理者,对于车险退出局部市场的尴尬抉择。

  想退出的公司,不一定有退出局部市场的资本和勇气,毕竟车险至今仍是财险最重要的业务,局部退出充其量只能是幻想。

  不想退出的公司,在现实经营业绩、规模负增长的无奈之下,又只能声称是在执行退出局部市场战略,但很明显这并非其本意,只能口嗨一下以保面子。

  于是,中小保险公司在区域性市场中所表现出乱战,有的试图突围、有的在考虑体面地收缩。

  在《人保平安绝地反击:10月车险强拐点乍现,财险老八家迎2021收官之战》及《中型险企车险大分流:行业增速新高之下,细分市场混战PK》两文中,我们回顾探讨了大公司及具有一定规模的全国性中型公司在2021的车险策略。

  这次,我们去看一看那些拥有区域性优势的财险公司,今年的车险收官之战,都怎么样了?

  1

  -Insurance Today-

  弃车保帅:拥有总部优势的头部地方险企,资源向总部集中,有节奏性地撤退

  拥有总部优势的头部地方险企,主要是指公司总部注册发起地不在北上广深,且公司成立10年以上,已有全国性的发展趋势(二级机构数量>10家),且公司总部所在地的二级机构的车险保费规模占其公司比重最大,公司在该地区的车险市场排名远优于其他地区的这一类财险公司。

  典型的如总部在江苏的紫金、浙江的浙商、山东的泰山。

  紫金保险成立于2009年5月,总部位于南京,是江苏省首家全国性财产保险公司。作为省财政厅主管的国有大型金融企业,紫金保险在江苏金融四梁八柱体系中占据重要位置。

  从创立之初,紫金就提出了“立足江苏、服务华东、辐射全国”的战略性定位。到如今,紫金的机构网点覆盖已达23个地区,车险规模排名市场第13位,可谓是地方险企中的“车险一哥”。

  在江苏市场,紫金更是表现出了强大的总部效应,车险保费规模紧随国寿之后,排在江苏市场的第5位。

  浙商保险成立于2009年6月,总部设于杭州,是国内唯一一家总部设于浙江的全国性、综合性财产保险公司。机构网点主要分布在中东部经济发达地域以及西部经济活跃地区。

  不过相比紫金,浙商在全国只开设了16家二级机构,其中做车险的机构只有13家。故而机构数量上的差异,也使得浙商在车险规模上不足紫金的一半,市场排名第24位。

  但是在浙江市场,浙商同样表现出了明显的总部优势,浙商在浙江的车险规模排名挤入了市场的前10以内。

  泰山保险成立于2011年1月,总部位于济南市,是注册地在山东的首家保险法人机构。

  泰山在13个地区设有二级机构,虽然车险总规模远不及紫金和浙商,市场排名也仅能排在第32位,但其在山东地区的市场排名,同样是明显优于其他地区的。

  所以从整体来看,三家公司都非常注重对于总部优势资源的运用,这也确保了三家公司在总部地区的车险市场地位。

  但或许也正因如此,三家公司才有“底气”在车险局部市场中,作出了一定的撤退,进一步将优势资源向总部所在地集中,巩固自身的基本盘。

  交流数据显示,三家公司排在2至5名的省分机构,2021年车险保费的负增长相对总部所在地要更严重。

  更有意思的是,三家公司在车险增速上,也呈现出一种规模效应,即紫金的车险规模最大,车险负增长幅度最小(-10.8%);而泰山车险规模最小,负增长幅度也最大(-15.2%)。

  这种数据表现,实际上也恰恰是三家公司对于2021年车险策略把控节奏的反映。

  不难发现,早在开门红期间,泰山就已经做出了退出局部市场的车险决策,我们在《悲鸣下的希望:传统车险最后的红利期》一文中,已经有所描述。故泰山财险的车险负增长也最为严重。

  浙商是从四季度起,才开始决定要退出局部市场的,比如其在上海、深圳、湖北、江苏等地,四季度负增长都比较严重。

  紫金则认为退出局部市场是一种比较极端的选择,表态不会全面退出,但其强调要进行市场的差异化投放。

  所以,这也是紫金车险增速虽然负增长,但负增幅度远小于浙商和泰山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除了车险策略把控节奏的变化因素影响之外,公司治理结构调整所带来的公司整体战略的改变,也是影响车险增速表现的另一重要因素。

  这就包括浙商保险2021年2月获得20亿元的增资,引进了两名新股东,分别为浙江交通集团认购15亿股、浙江经投认购5亿股。新股东进入后,浙商车险连年亏损的局面,被逼转型。

  泰山保险于2020年6月引战混改,德国安顾集团8.82亿元增资款的到位,在吸引外资的道路上实现了突破。但外资经营车险的“魔咒”,在泰山身上也得以体现。

  所以这些拥有总部优势的头部地方险企在车险上的撤退,有其优势性与特殊性,不能一概而论。

  仅有中煤财险因其机构数量不足10家,暂未被归入头部地方险企之列,但其趋势与上述公司类似。

  实际上,绝大部分中小公司,都是很难有条件去效仿上述公司,走出资源转移式的车险发展路径的。因为好多公司,其实连基本盘都不牢,甚至都没有。

  2

  -Insurance Today-

  重建特色:失去总部优势的全国性地方险企,是否该去构建总部优势第二春?

  对于注册发起地在天津的渤海财险、吉林的都邦保险、重庆的安诚保险来说,在车险业务结构上,这些公司的确有着“失去总部优势”的趋势。

  比如渤海的车险业务主要来源于山东、河南,其总部注册地天津的车险保费规模连其机构前五都未排上。

  比如都邦的车险业务主要来源于江苏、浙江,其总部注册地吉林的车险保费规模也未排入其机构前五。

,

澳洲幸运5官网www.a55555.net)是澳洲幸运5彩票官方网站,开放澳洲幸运5彩票会员开户、澳洲幸运5彩票代理开户、澳洲幸运5彩票线上投注、澳洲幸运5实时开奖服务的平台。
06.gif 澳5开户:中小险企退出局部车险市场?进退维谷,区域围城 第1张

,

  又比如安诚的车险业务主要来源于山东,其总部注册地重庆充其量只能算是其车险第二大机构,且该地区在2021年出现了车险保费负增长,相较于排在第一的山东和第三的江苏的正增长来说,并没有体现出总部所在地的优势倾斜。

  这种总部注册地二级机构掉队的尴尬,与三家公司总部注册地的经济水平不够发达、车险市场本身体量不够大有密切关系,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当地监管策略的影响。

  而且,也或许正因为这几家公司没有总部优势的缘故,在车险发展策略上,就更容易给人一种“有进无退”的激进错觉。比如渤海和安诚,其在2021年均实现了车险保费的正增长,人们也觉得似乎理所当然。

  可是,在实现车险保费正增长之后,这些公司又将面临的是综改后行业车险利润进入下行周期的压力。

  故而都邦也选择了一条与渤海和安诚截然不同的车险发展路径,即车险不能进、只能退,2021年都邦的车险负增长为8.1%。

  而且,从三家公司的车险规模来看,在缺少总部优势资源支持的情况之下,三家公司也只能更多地采用市场化的车险发展策略,使得这三家公司无法具备车险业务突然爆发的潜力,加上当地的监管政策影响,这也让三家公司的车险市场排名常年保持在20名附近。

  换句话说,用“缺少特色”,也是可以贴切地去形容这些失去总部优势的全国性地方险企的。

  即便从品牌建设上讲,安诚保险在创办之初,就曾以“安全”为其品牌主打特色,这与排在其后面的“长安责任保险”主打“责任”为品牌特色,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是,一旦在车险的发展走上了市场化的道路,那么这些无法构建起壁垒优势的“特色”,恐怕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取而代之的,是我们看到了“长安责任保险”,也将公司注册地搬到了安徽。

  这是否意味着那些曾经并没有总部优势,或已经失去了总部优势的公司,是需要再想办法去构建自身“总部优势”的第二春,还是要建立其他方面的特色呢?

  毕竟,没有特色,无法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对于中小公司来说,是最可怕的事情。

  3

  -Insurance Today-

  “围城”之争:地方险企突破经营区域限制看起来很美?

  市场,始终都是有博弈性的,即有头部地方险企的撤退,就会有后起之秀的扩张。

  比如锦泰保险,在2021年实现了车险保费正增长6.0%;

  又比如恒邦保险,在2021年实现了车险保费正增长4.2%。

  锦泰所表现出的扩张,表现为除了其总部所在地四川车险保费负增长外,其余机构大多都实现了车险保费正增长。

  恒邦所表现出的扩张,与锦泰全面扩张不同,其主要在于新增机构河南的扩张。

  然而,相对于上述已经走向了全国性车险市场的地方险企,是否该寻求在经营区域上的突围,对于那些尚被困在区域内发展(这里指二级机构数量<5家)的公司而言,则是个走出“围城”的话题。

  从理论上讲,车险经营必须要遵守属地经营原则,这既是对中小公司在区域范围内建立相对优势的一种策略保护,也是限制中小公司向区域范围外发展的“双刃剑”。

  比如在建立区域内相对优势中,北部湾财险(增速6.0%)、融盛财险(增速91.3%),都实现了其总部所在地车险增速相对上的领先。

  但是也有诚泰(-6.6%)、燕赵(-5.3%)、中路(-3.9%)等公司,受经营区域所限,并未在头部地方险企撤出局部市场的情况下,迎来车险增速的正增长。

  而华海(1.9%)、珠峰(5.3%)、海峡(14.3%)、黄河(33.2%),则利用机构铺设的红利期,实现了车险增速的扩大。

  可见,对于大多数地方险企而言,铺设新机构,是其车险规模化发展的最快捷径。

  但是,上述观点仅仅只是从车险规模的角度去谈的,对于车险利润结果的影响,恐怕铺设机构势必又会造成公司短期车险综合成本率的增加。

  这也是绝大保险公司在新机构铺设上,都会被严格限制开设数量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

  这也说明中小地方险企,对于是否该走出“围城”,在行动上和思路上,都一直显得摇摆不定。

  4

  -Insurance Today-

  “三无”叠加:互联网保险公司的没落,车险倒退早有预兆

  相对来说,互联网保险公司按其概念本身,在经营上本不该受经营区域所限制的。但是车险是个例外。

  这也让众安、泰康和安心在经营车险上,不得不采用各种方法,比如众安依附于平安,泰康和安心通过设立省级运营中心的模式,在形式上总算是满足了车险属地经营的要求。

  然而这种模式,并未让三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真正建立起并体现出其车险在互联网渠道上的优势的,反而互联网保险公司逐渐把车险业务从线上做到了线下。

  故而无法发挥互联 *** 色、又不具备线下网点优势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其车险发展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

  2021年,众安车险保费增速为-28.8%、泰康车险保费增速为-15.1%;安心更是因为被接管,-87.0%的车险增速,几乎宣告了其车险业务的退出。

  反倒是拥有互联网代理渠道优势的国泰财险和富邦财险,在车险保费增速数据上相对更好看一些。

  这是否说明,互联网保险公司做车险,既没有产品优势、也没有渠道优势、更没有线下服务网络优势,在这种“三无”的状态下,经营车险似乎就是一个伪命题。

  但相比之下,拥有产寿交叉销售队伍优势的泰康在线,用车险为其寿险团队服务,也算是一种车险引流战略的体现。

  但对于三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的车险效益来说,“三无”叠加之下,如何取得比传统车险公司更低的成本优势,至今未有眉目。

  后记

  相比全国性保险公司,是否该退出局部市场,对于地方险企而言,是一件更值得去思考的事情。

  特别是对于那些还未在经营区域中突围的公司来说,更是一件影响公司长期经营策略的问题。

  从历史过往来看,小而美,曾是许多中小在成立之初便立下的“标签”。

  但绝大部分公司在这个过程之中,又不得不走上规模化扩张的道路。

  或许,综改之后,头部地方险企在车险模式上的一些尝试和改变,给了行业地方险企车险发展带来一种新的思路。

  但这条路能否走通,成为行业共识,还有待时间检验。

  下一期PK,我们再去谈一谈那些具有行业特色的财险公司,是该回归主业,还是借力发展,这是中小公司车险经营策略的又一种选择。特别是,也许很快就该没得选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今日保。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Allbet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